首页 > 坡集 > 时政新闻 > 正文

美国中期选举: 共和党输了, 但特朗普可没输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11-08 15:06:33

 

“特朗普浪潮”没有失速,势头反而会加强。这是今后的世界必须面对的严酷现实。

冰川思享号研究员 | 陈季冰

昨天美国中期选举的初步计票结果出炉后不久,特朗普发了一条推特:“今晚取得了巨大胜利。谢谢大家!”

你可能会认为,在明知本党已经失去众议院控制权的情况下说这样的大话,是特朗普习以为常的自吹自擂的延续;又或者,本党进一步强化了在参议院的优势让他可以打肿脸充胖子勉强庆祝一番。

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特朗普有足够的理由庆祝。在这次中期选举中,共和党无疑遭遇了挫败,但特朗普个人却没有输,甚至可能还是赢家。

1

的确,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接下来将会对特朗普的所有立法程序作出强有力的掣肘。联想到2010年中期选举后奥巴马所遭遇的“跛脚鸭”窘境,我们还可以断定,在未来两年里,特朗普政府很有可能一事无成。然而,摆在特朗普面前最重要的事大概并不是继续推进他的政治议程,而是决战2020年的总统大选。

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朗普毫发未损,两年前支持他的人如今依然支持他。不仅如此,中期选举的结果还使得本已呈现“特朗普化”趋势的共和党变得更加依赖特朗普,他也比两年前更加受到共和党铁杆支持者的欢迎。

人们原本预期,由于共和党失去了对国会的全面控制,许多早就心怀不满的共和党中间派会将这次中期选举的失利归咎于特朗普,进而在党内发动一场“反叛”,寻找新的势力去取代不受欢迎的特朗普。但现在看来,这种情况不会发生。相反,留在国会中的共和党人将进一步向特朗普的极端路线靠拢,更紧密地团结在特朗普周围。

 

▲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6日,美国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赢得中期选举,成为该州首位女性参议员。(图/东方IC)

如果仔细分析,我们会发现,大多数败选的共和党议员来自选区在郊区的温和派。他们试图与特朗普和他的极端言论保持距离,但这么做的结果是败选,而非让他们受益。那些摇摆选区收入和教育水平较高,对特朗普的不满使它们倒向了更左的民主党,而不是选择更加温和的共和党建制派。

但在传统的农业州,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依然是压倒性的,甚至优势比两年前更加明显。在参议员选举中,来自在2016年支持特朗普的几个州的民主党中间派参议员纷纷被共和党保守派所取代。后者的成功无疑应当归功于特朗普。

如此一来,共和党的核心缩小了,但来自农业地区的保守派议员的主导力量就更加凸显。预计到2020年,他们背后的选民将更加一边倒地支持特朗普。

这次中期选举的结果显示两党的选民优势正在重新洗牌。

眼下,以特朗普为核心的共和党在农村选民、白人男性以及福音派信徒中大比例领先。而民主党则在年轻人、郊区居民、有色人种和女性中取得优势。调查显示,56%的农业区选民把票投给了共和党,大幅领先于民主党的39%;有52%的郊区选民支持民主党,支持共和党的仅有43%。

2

作为一个政坛“菜鸟”,特朗普在过去两年里成功地分裂了美国。喜欢他的人现在更喜欢他,讨厌他的人现在更讨厌他。而随着美国民众的进一步分裂,蓝色区域变得更蓝,红色区域也变得更红。

凭借着在选民中的影响力,特朗普还成功重塑了共和党。特朗普和他的基本盘把共和党人塑造成了支持他的“自己人”和不支持他的“叛徒”,如今的共和党变得更加忠于特朗普,本次中期选举后尤其如此。

实际上,这次中期选举的共和党党内初选结果便已证实了共和党的“特朗普化”:凡是特朗普公开支持的候选人,便有一炮冲天、逆风翻盘的可能。或许正因为这个原因,共和党内有创纪录的40位参众两院议员早早地宣布将不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寻求连任。

这些将要“退休”的共和党议员多为特朗普的党内批评者,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今年只有50岁的众议院议长、2012年副总统候选人保罗·瑞安。就在一周前,保罗·瑞安还在取消“出生公民权”的问题上与特朗普公开唱反调。

所有这些都使特朗普在共和党内部比两年前更加具有说一不二的主导地位,共和党内部的反对声音已经不存在了。可以预期的是,对特朗普来说,到2020年,共和党这台选举机器将远比2016年时用得更加顺手。

▲ 史蒂夫·班农(图/图虫创意)

现在看来,为特朗普赢得大选立下汗马功劳的史蒂夫·班农的边缘策略再度大获全胜。班农一向讨厌“没主意、没胆量、也没钱”的共和党建制派,某种程度上比讨厌民主党更甚。他“宁愿看到20位‘真正的保守派’,而不是共和党占多数”。

身处“体制外”的班农之前招募了许多候选人,对几乎每一位打算在2018年竞选连任的共和党参议员发起初选挑战。昨天的选举结果似乎再次印证了班农的成功,就像两年前他不可思议地将特朗普送进白宫一样——他成功地迫使留在国会里的共和党人不得不表现得更加右倾。

3

作为共和党进一步右倾的镜像,民主党则进一步左倾。前文已经提及,昨天没有保住参议院议席的那几位民主党人,都是原本时而支持特朗普政策的民主党中间派。

这种两极化的态势带来两个直接后果——

第一,在接下来的两年里,留在众议院的共和党议员不太会有什么动力与占多数的民主党展开有效合作。相反,他们更愿意在本党的核心关切领域表现得愈发强硬和不妥协,为下一次的选举积累政治资本。这将在很大程度上使华盛顿的运转陷入僵局,乃至瘫痪,就像奥巴马时代的后半期那样。

举例来说,明知道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不会批准修筑边境墙的庞大预算,但特朗普和团结在他周围的共和党人或许依然会持续而大张旗鼓地把它当作话题拿出来反复作秀,这会起到激发自己基本盘选民的作用。

▲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6日,在华盛顿举行的民主党选举之夜集会上,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左)宣布民主党重新夺回对众议院的控制权,告诉支持者将恢复“对特朗普政府的制衡”。(图/东方IC)

第二,共和党在过去一整年都很清楚他们可能失去的众议院席次,因此未必会认为周二的选举结果是该党需要做出改变的重大警示讯号。不仅如此,由于这次中期选举加深了美国内部的裂痕,左右双方从中汲取的“经验教训”都是:想要在选举中不落败,就必须更加强硬。特朗普会继续发扬光大他那套既有的选举策略,而民主党内的政治气氛也将鼓励那些最激烈地反对总统一切现行政策的人。

即将到来的2020年大选也许注定会是一场比2016年更加丑陋、极端、甚至暴力的民粹主义公开秀,主导选民的将是恐惧和愤怒,而理性和温和将成为选票毒药。

简言之,“特朗普浪潮”没有失速,势头反而会加强。这是今后的世界必须面对的严酷现实。

4

有一种传言已经传了很久,即特朗普有可能在中期选举后再次改组自己的内阁。据称,由于国防部长马蒂斯在北约和朝鲜等政策上与特朗普存在明显分歧,他是将要被更换的首要人选。如果特朗普的死忠派全面占据政府要职,那么美国未来的对外政策会变得一边倒,全球地缘政治风险将随之大大提高。

对特朗普来说,本次的中期选举只是他2020年竞选连任的一次彩排。他基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有了这次的准备,未来,随着美国经济增长可能的放缓,他发动一场更大规模的针对“全球主义”的意识形态战争的可能性也会上升。

唯一对特朗普不利的是丑闻缠身,实际上,从没有一位美国总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陷入如此多的麻烦之中。但特朗普对此似乎有独特的免疫力,他从来就不是靠好名声来赢得选票的。他的拥趸们哪怕再缺乏见识,也从来就没有把他想象成圣徒,他们从一开始就一心想要原谅他的任何出格言行。

▲ 特朗普11月5日推特发图,“制裁来临”

除非他们自己改变了,否则什么也改变不了特朗普。但过去两年的磕磕绊绊以及这次中期选举已经一再证明,他们仍然坚定地支持特朗普;而他也不断地通过煽动对立来激发他们的政治热情。

特朗普如今的确面临着根本性的选择。

一位民主党民意调查员昨天评论说,民主党掌控众议院意味着总统要想做成什么事情,就必须在两党之间求得妥协。不过,他显然还没有展示这么做的意愿。未来,观察特朗普究竟是想要治理好国家,还是继续大放厥词,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坡集新闻(atur.com.cn)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