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爆料 > 正文

对标美国肯德尔广场,中国张江药谷正受全球瞩目!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12-06 15:53:49

   近日,《波士顿环球报》旗下著名生物科技专业媒体《STAT》报道了包括和铂医药、和记黄埔、方达医药在内的生物新药研发公司,以此来对比中国的张江药谷和美国的肯德尔广场之间的异同。

  肯德尔广场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大波士顿区剑桥市,距离MIT只有一步之遥。这里是全球创新企业最密集的地区之一,是美国医药生物技术创业的温床集聚地,也是美国公认的“创新心脏”。

  而张江药谷是中国首个生物医药产业专业基地,聚集了全国新药研发势头最猛的企业。国家新药研发机构有30%来自张江,国家每年用于新药开发总预算的30%投入张江,全国一类创新药有30%产自张江,这里已经成为中国创新药的高地。

  

  (图片来源药时代:原文截屏)

  二十年前,上海张江还只是“孤零零的几幢楼,遍地是黄土”。二十年过去了,中国的创新药正迎来最好的时代,而张江药谷可以说卡点在中国创新药版图的C位。如今,越来越多从中国走向世界的生物医药公司受到全球关注,而这也正代表着中国生物医药企业的实力正在崛起,中国正迎来前所未有的生物医药发展机遇。

  时间拉回到2016年,当时仅有8名团队成员的和铂医药在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办首个办公室。仅两年后,该公司就已成为在波士顿和鹿特丹设立研发中心且员工超过150人的全球生物科技企业。但这种爆炸式的增长在张江虽引人注目,但并未掀起多少波澜。因为这里是张江,中国的肯德尔广场,是中国的国家生物技术产业中心。在这里,和铂医药只是500多家蜂拥而入的生物技术企业之一。这里,有着政府的大力扶持,为创新药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也吸引着一批又一批海内外人才在此扎根创业。

  

  任何时候,在张江药谷的某咖啡馆内,我们都能见到许多首席执行官正在喝咖啡、敲击笔记本电脑或谈生意。正如和铂医药首席执行官王劲松所说:“如果我们需要与其他公司讨论合作,喊一声,我们的团队就会过来。”

  纵观和铂医药的发展历程,我们会发现这就像张江药谷里很多企业的发展缩影,高技术、高学历、高资本,大家立足张江,在张江这片生物医药创新沃土上安营扎寨,同时又面向全球,用全球视野与国际化经验布局规划着生物医药蓝图,不断地为中国新药的发展作出贡献。

  2017年10月,和铂医药宣布,已授权信达生物使用其抗体平台技术开发全人源单克隆抗体新药。

  2018年1月,和铂医药宣布任命陈小祥为其执行副总裁,临床开发和注册科学负责人。

  2018年1月,和铂医药完成A+轮融资,加速临床项目开发和公司业务发展。

  2018年8月,和铂医药与科伦博泰就PD-L1抗体A167开展全球战略合作。

  2018年8月,和铂医药完成B轮融资8500万美元 加速创新产品线研发。

  2018年11月,临床试验默示许可制度正式宣告落地,和铂医药的HBM9161(HL161BKN)注射液入选首批公示的8个默认号名单。

  

  15年前,当和黄中国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及首席执行官Christian Hogg(中文名字:贺隽)踏上张江这片土地时,整个园区只有区区几栋楼。短短时间里,这里开设了金科路和高科西路两个新的地铁站,以缓解交通堵塞。每天早晨,从地铁口涌出的是一波又一波的年轻人。他们让张江充满了生机活力,也帮助这里的办公楼的租金每年飙升约10%。

  贺隽先生最近表示,如今,中国70%至80%的创新生物制药活动发生在这里。

  和记黄埔医药以一支海归团队起步,同时开始培养一批本地人才。如今,80%的员工都在本土接受教育。 “公司需要利用这里存在的深层知识库,” 首席执行官贺隽先生说。“中国是您遇到的最具进取心的商业环境之一。这里,人才济济、精力充沛、对知识技术的学习如饥似渴。”

  政府最近为改革和加快药品审批所做的努力也极大地推动了张江的发展。尽管中国面临着未满足的医疗需求,拥有世界上30%的癌症患者,是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中国的监管路径还远没有美国那么清晰,过去五年在全球范围内批准的42个癌症药物只有4个在中国有售。

  但情况正在发生变化。中国已将改革监管环境作为重中之重,已经在努力消除中国市场上影响创新的障碍。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引入了优先审评机制,惠及那些提交具有令人信服的数据并有望解决未满足需求的制药公司。另一项监管改革措施,上市许可人制度(MAH),使和记黄埔医药等新药研发公司能够更快地推进商业化,因为它们可以使用CMO第三方机构来生产API和药品。

  2018年9月份,和记黄埔医药的呋喹替尼(Fruquintinib)胶囊在中国获批。这是首个在中国获得批准的中国发现的肿瘤药物,开创了先河。“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贺隽先生展望到, “五年后,更多公司将达到我们刚刚达到的目标。”

  【重大喜讯】和记黄埔医药呋喹替尼胶囊在中国获批

  

  (来源:公司宣传资料)

  其实,张江高科技园区只是中国境内100多个生命科学园区之一。从深圳到杭州再到成都,许多中国城市都在尽力打造各自的“药谷”,通过提供税收减免、研发基金和补贴等优惠措施吸引企业入驻。过去6年,在200万“海归”中约有25万人在生命科学领域工作并纷纷创业。

  正如方达集团CEO、方达医药技术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李志和(Zeke) 博士表示,像华领、百济神州和信达生物等生物技术初创企业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们是由海归们创立的。

  方达医药发展历程

  

  (图片来源:海通医讯公众号)

  

  李志和博士在中国白求恩医科大学获得医学硕士学位,继而在加拿大McGill大学获得病理学博士学位。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从事4年博士后研究工作,之后进入医药和生物技术工业领域,从事医药产品研发工作,在小分子,多肽及蛋白质类药物研发领域有着丰富的实际经验,具有18年医药工业界工作经验。在多年的学术界和制药工业界工作中,李博士的科研建树主要集中在生物学和医学的基础理论研究以及在医药研发中的应用。在医学治疗领域,李博士尤其专长心血管系统疾病、肿瘤、炎症和代谢系统疾病的机理和药物研发。作为作者或合作者,李博士在国际期刊上发表了40多篇科研论文及医药研发专利。

  方达医药是全方位一体化的医药研发CRO公司,于2001年在美国成立,2006年在中国投入运营,总部位于上海。“中美两国同一质量体系”是方达医药坚持高品质标准的唯一准则。在过去几年里,李博士和方达团队积极投身中国医药行业,协助多家中国医药公司成功完成多个国际化ANDA及NDA的研发及注册申报项目并获得美国FDA批准。

  海归们给张江带来了与中国传统制药公司不同的商业模式。后者通常建立了内部实验室和研究团队的整个基础设施,与肯德尔广场的那些公司一样,许多中国生物技术公司正在转向“VIC”(风险投资、知识产权、CRO)模式——将研发外包给CRO,公司坚持小团队、轻资产,将宝贵的资金用于产品开发。李博士曾在肯德尔广场等市场驱动的环境中工作生活过,表示“海归非常了解VIC模式”。

  和铂医药也通过在美国、中国和荷兰的团队,培养了一个多元文化的工作环境,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管理和科学团队。与中国许多生物技术创业公司一样,大多数科学和管理团队核心成员都是海归,拥有丰富的药物研发经验。

  王博士表示,肯德尔广场成熟的生物技术生态系统——附近的世界级医院、资深的投资者网络以及学术界和企业界的丰富人才,短期内将难以在中国复制,但中国正以前所未有的扩张速度弥补不足。他表示:“总的来说,在中国,发展的速度更快,一切都适应了社会变革的步伐。”

  对于许多海归来说,为本土创业公司工作不仅仅是为了金钱,更多的是情怀和影响力。正如王博士总结的,“我们的许多同事都回来寻求在该领域发挥更大的影响力,领导更大的团队,拥有更多更高的决策权,成为行业推动力的一部分。”

  

  虽然药谷在资本、创业人才和科学火力方面落后于其原型美国波士顿,但其生物技术生态系统正在快速增长。

  张江快速增长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是近年来涌入中国医疗保健和生物技术行业的公共和私人资金。根据总部设在上海的生物技术和生命科学顾问公司ChinaBio的数据,中国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基金在2017年6月之前的两年半内筹集了450亿美元用于生命科学领域的投资。在过去两年中,百济神州(BeiGene),再鼎(Zai Labs)和信达生物(Innovent Biologics)等中国生物技术公司已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

  李小加:香港生物科技板块的启航

  

  (图片来源:中国药促会)

  此外,与波士顿和旧金山湾区的生物技术中心相比,张江的创新推动力主要来自中国政府。去年中国政府研发支出增长12.3%至1.76万亿元(254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中国最新的五年计划概述了国家的经济目标,到2020年生物技术支出应超过GDP的4%。

坡集新闻(atur.com.cn)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