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家居装修 > 正文

伍迪·艾伦妻子罕见发声,“反性侵运动”遭遇危机?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9-19 16:15:47

 去年秋天,美国影业大亨哈维·韦恩斯坦的一系列性侵事件曝光,由好莱坞烧起的“反性侵运动”之火,迅速燃遍全球,为无数受害者带来了发声的机会与迟到的正义。虽然在此过程中,时不时也会有一些不同观点冒出,但总体而言,整个运动具有积极意义,形象正面。然而,时隔一年左右,就在本周伊始,正是在“反性侵运动”的策源地好莱坞,接连曝出两条不那么“和谐”的相关新闻,令人不禁怀疑这一场轰轰烈烈的女性权益运动,是否正遇上巨大挫折,会否因此而退潮?

 

伍迪·艾伦与妻子宋仪

 

发生在伍迪·艾伦身上的事是家庭闹剧?

 

先是上周日晚间,《纽约》(New York)杂志旗下网站贴出了名导伍迪·艾伦妻子宋仪(Soon-Yi Previn)的一篇专访,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自被养女迪伦·法罗(Dylan Farrow)指控性侵以来,这位名满天下的老导演举步维艰,早已完成的新作《纽约的一个雨天》(A Rainy Day in New York)无法上映,新项目难有眉目,合作过的演员更是纷纷倒戈,几乎陷入众叛亲离的绝境。在此背景之下,他这位几乎从未接受过媒体访问的韩裔妻子,破天荒地站到了台前,努力声援丈夫:“近期在伍迪身上发生的这些事,让人非常不安,这实在太不公平了。米娅·法罗利用了‘反性侵运动’,大张旗鼓地对外宣称迪伦·法罗是受害者。”

 

宋仪1970年生于韩国,很小便成了孤儿,生活在首尔的孤儿院。八岁那年,她被德裔美籍作曲家安德烈·普雷文(André Previn)和美国影星米娅·法罗(Mia Farrow)夫妇收养。她是这对明星夫妻所收养的第三个小孩;两人另外还有三个亲生孩子。她被收养仅仅一年之后,养父母便宣布离婚。又过了没多久,米娅开始与伍迪·艾伦拍拖,两人从未结婚,男女朋友关系维持了十三年。在此期间,伍迪·艾伦收养了米娅·法罗过往领养的两个孩子:迪伦·法罗、摩西·法罗(Moses Farrow)。此外,两人还生下儿子罗南·法罗(Ronan Farrow)。至于宋仪,伍迪·艾伦不管从法律角度还是情感领域,都谈不上是她养父。1992年,宋仪与伍迪·艾伦的恋情被媒体曝光,所谓“不伦之恋”的说法,甚嚣尘上。也是同一年,伍迪·艾伦被指控猥亵养女迪伦。1997年,伍迪·艾伦和宋仪顶着种种压力步入婚姻殿堂,艾伦62岁,宋仪27岁。婚后,两人也收养了两个小孩,21年的婚姻生活并无负面新闻爆出。

 

2014年,29岁的迪伦·法罗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控诉养父22年前曾对自己非礼。伍迪·艾伦对此则矢口否认。鉴于迪伦·法罗未能拿出“实锤”证据,此事不久之后便被众人淡忘。

 

2017年秋,罗南·法罗在《纽约客》杂志发表调查文章,揭露韦恩斯坦的性侵丑闻,获得普利策新闻奖肯定,堪称是“反性侵运动”最初的推动者之一。

 

不久之后,迪伦·法罗旧事重提。这一次,借着“反性侵运动”运动的强大压力,好莱坞几乎一面倒地与伍迪·艾伦划清界限。不管老导演如何辩诬,也已无济于事。

 

面对山呼海啸的斥责声,伍迪·艾伦始终认为迪伦·法罗是被前女友米娅·法罗当枪使了。在他看来,当初两人本已关系不睦,之后更因他爱上法罗的养女宋仪而彻底撕破脸皮,那段时间里,米娅一直给小迪伦灌输她养父禽兽不如的错误观念,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迪伦的记忆。而在另一边,迪伦、罗南姐弟俩也始终对此矢口否认,称米娅·法罗是一位称职、慈祥的好母亲。

 

1980年,纽约中央公园,米娅·法罗和摩西·法罗与宋仪

 

这一次,同为法罗养女的宋仪终于站了出来,对于这位养母,她也有话要说。

 

“旁人很难想象这种事,但说实话,我真不记得她给我留下过任何愉快的回忆。”宋仪告诉《纽约》杂志记者,“米娅从没善待过我,从没客客气气过。另一方面,伍迪出现了,终于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在我生活中,一个懂得爱我的人,一个能好好待我的人。所以,我当然是欣然接受了他。倘若在这种情况下,我还继续留在米娅身边,那才真叫白痴、蠢蛋、弱智了……没错,弱智,这就是当年米娅经常用来骂我的一个词。”

 

宋仪回忆自己小时候米娅第一次给她洗澡的经历,“那是我第一次单独洗澡,以前在孤儿院都是在大池子里集体洗澡的。第一次洗澡,我现在想想,为人母者,总该做些事情吧,比如先试试水温啊,给你放些玩具什么的啊,抱着你把你放进浴缸啊……结果,她差不多就是直接把我给扔了进去。”

 

在访谈中,宋仪承认自己小时候患有学习障碍症,不善记单词、做默写——她后来大学读的是哥伦比亚大学特殊教育专业,恐怕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所以在这方面,米娅·法罗始终没给她好脸色看。在学习上歧视她,弄得她十分自卑。“米娅会在我手臂上写字,那很伤我自尊心,所以我以前一直都穿长袖衬衫。她还喜欢倒过来拎着我,头朝下,让血液集中在我头部。因为她觉得——天知道她从哪儿看来的这种说法——那样子能让我学东西更快一些。”

 

总之,在她的口中,养母绝非是弟弟妹妹口中的慈母。有趣的是,米娅的另一个小孩,现任职心理医生的摩西·法罗前段时间也一直在利用个人博客呼吁外界别被米娅·法罗所利用。他也回忆说,自己的养母脾气暴躁,喜怒无常,而且善于操弄小孩子的想法,迪伦·法罗很可能是被她误导了。此外,在宋仪的事情上,摩西认为母亲显然有着双重标准:她拼命控诉养女与自己男友年龄差异悬殊的恋情,却忘记了自己当初和第一任丈夫、著名歌星弗兰克·辛纳特拉(Frank Sinatra)结婚时,也就是宋仪那个年纪(当时法罗21岁,辛纳特拉50岁)。而且,她之后的第二段婚姻,也是小三上位,借怀孕才逼迫安德烈·普雷文与原配妻子离婚,给后者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

 

本周一,迪伦·法罗和罗南·法罗双双发表声明,继续捍卫母亲名誉,批评《纽约》杂志报道“可耻”。迪伦指出,该篇采访的作者达芙妮·摩尔金(Daphne Merkin)是养父伍迪·艾伦的多年老友,该文中有着不少“古怪的瞎编乱造”。罗南也表示:“我能有今天,全靠妈妈,她是一位专注的母亲,为家人含辛茹苦,给了我们这个温暖的家。但是,伍迪·艾伦及其同党却一直在编造谎言,攻击诋毁我的母亲,妄图达到转移焦点的目的,幻想能避开我姐姐针对他的确凿指控。”

 

截至此时,美国媒体针对这一场忽然升温的家庭成员口水战,尚未明确表态。反倒是英国《卫报》的资深专栏记者哈德蕾·弗里曼(Hadley Freeman)隔岸观火,态度明确。她在周一撰文力挺宋仪,称她有权表达自己的想法,媒体也有权刊发她的访谈,根本不存在“可耻”一说。针对迪伦·法罗“《纽约》杂志该报道只是一面之辞,而且作者还是伍迪·艾伦朋友”的说法,弗里曼一针见血地指出,2014年那篇指控伍迪·艾伦的《纽约时报》文章,同样只援引了迪伦·法罗的“一面之辞”,而且那位记者也是米娅·法罗和迪伦·法罗的多年老友。针对罗南·法罗“《纽约》杂志该报道没有获取证人证言”的说法,弗里曼也斩钉截铁地指出,在这桩官司里,宋仪是当事人之一,她就是证人,“我们没有理由认为,只有迪伦、罗南姐弟俩说的话才是证词,而宋仪和摩西·法罗说的话就是在扯谎”。在文章末尾,弗里曼颇为无奈地总结说:“这就是家务事,可以有好多种真相同时存在。我丝毫不怀疑罗南和迪伦是真的相信他们口中所说的才是真相,正如我也毫不怀疑摩西和宋仪也是同样的想法。但是,整件事客观意义上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我们永远都无法知道了。”

 

确实,迪伦口中的性侵一事发生在近三十年前,按她的说法,事情发生时现场又只有父女两人。二十多年前,纽约司法系统曾就此案调查月余,最终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判决,既没判决伍迪·艾伦有罪,也没还他清白之身,为如今这一幕家庭闹剧埋下了伏笔。

 

但更重要的还在于,作为反性侵运动中曝光率、知名度仅次于韦恩斯坦一案的典型案例,伍迪·艾伦性侵养女一事,已越来越成为罗生门式的家庭闹剧。那些关乎正义、平权、自由、压迫的宏大题旨,如果最终发现,剥去一切之后,剩下的竟然只是家人之间挟私报复、反目成仇的狗血家务纠纷,对于整个女权运动的伤害,无疑是致命的。

 

受害者变成了迫害者?

 

艾莎·阿基多

 

致命的,还有好莱坞“反性侵运动”中两位领袖人物艾莎·阿基多(Asia Argento)与萝丝·麦高文(Rose McGowan)的反目成仇。两人当初都接受了罗南·法罗的采访,都是最早站出来公开韦恩斯坦性侵的演员之一。过去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两位女星始终并肩作战,互相支持。在关于麦高文的纪录片《公民玫瑰》(Citizen Rose)中,阿基多也有出场,形象正面。

 

但就在上月,《纽约时报》曝光了阿基多其实也是性侵者的旧闻,指控她也曾借导演电影之利,引诱剧组未成年男演员吉米·本内特(Jimmy Bennett)发生关系,而且事后还采用了支付封口费的方式来息事宁人。种种做法,与当初性侵过她的韦恩斯坦,几乎别无二致。

 

文章见报后,阿基多起初矢口否认。她表示此事纯属对方捏造,为的是向她敲诈,是已故男友为免她被纠缠,替她给了那笔封口费。但不久之后,神通广大的美国八卦媒体就拿到了阿基多与友人的手机短信截屏。在短信中,她坦然承认自己确实与对方发生了性关系,只不过坚称是对方主动。但问题在于,对方当时确实未成年,而且阿基多一上来确实对外界撒了谎;这两点她都无可辩驳。更让人惊讶的还在于,与她互通短信的这位友人不是别人,正是萝丝·麦高文现在的交往对象、模特瑞·德芙·杜比莱夫斯基(Rain Dove Dubilewski)。

 

杜比莱夫斯基承认,是她主动向有关部门提供了这些短信,因为在她看来,此事关乎正义,哪怕因此与阿基多友尽,她也不觉后悔。而且,对于她的举报,萝丝·麦高文也是知情者,并未加以阻止。

 

8月24日,之前曾呼吁外界别急着下结论,对艾莎口下留情的萝丝·麦高文,态度又有所转变。她以公开声明的方式表示:“失去朋友固然让人难过,但发生在吉米·本内特身上的那些事,更让我难过。性侵就是性侵,只要做了就不可容忍,没有例外。艾莎,过去你是我的朋友,我爱过你,你参与这项运动,也确实付出了很多。我真心希望你能改过自新。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更好的自己,我希望你也能。别做亏心事。做事要讲良心。让法律来决定吧。你要求哈维·韦恩斯坦怎么做,你自己也应该要做到。”

 

本周一,艾莎·阿基多忽然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亲爱的萝丝·麦高文,我怀着十分遗憾的心情,要求你在24小时之内收回你8月24日那则声明中那些可怕的谎言,并就此向我道歉。那是诽谤。如果一天之内你不采取行动的话,我别无选择,只能采取法律行动了。”就此,两位昔日战友似已彻底翻脸。进一步为“反性侵运动”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要轻易下结论

 

同样还是在昨天,知名男星西恩·潘上NBC电视台“今日秀”节目做访问时,也对“反性侵运动”做了批评。他表示,媒体关于女性权益的讨论与他平时生活中接触到的大量女性私下里跟他谈到的关于女权的共同认识,完全就不是一回事,媒体只关心谁谁又说了什么,谁谁因此被批评。在他看来,这场运动很大程度上已变成“承载诲淫的容器”,只能引诱大众错误联想。

 

西恩·潘说到:“有很多相关的案例中,说实话我们并不知道事实究竟是什么。如果其实只不过是一系列孤立的案件,虽然有许多指控者、受害者、指控——但其中也有一些是莫须有的——但却被称为是一项社会运动,那我觉得它就是诲淫的。目前看来,这项运动里有很多东西,它们背后的指导精神就是让男人和女人渐行渐远。我不希望它成为一种潮流。在我看来,一场运动,如果被刺耳的声音和狂怒的情绪抢了风头,缺少了对细节差异的洞察,那我肯定会很怀疑这运动本身。现在的情况就是,哪怕只是有人想要以这种更注重细节差异的方式来讨论这件事,立刻就会遭到攻击,就是不让你注重细节的差异。它太非黑即白了。但是,但凡具有非常重要意义的事,绝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别草草下结论为好。”

 

此外,最近一期的《星期日泰晤士报》上刊载了曾主演《致命诱惑》的好莱坞女星格伦·克洛斯(Glenn Close)的专访,她也表示,担心这场“反性侵运动”会矫枉过正。另一方面,她觉得有必要将创作者和作品本身分开:“我自己常有这样的疑问,就因为这个人做了错事,我就要完全忽视他的所有作品吗?人类是一种复杂的生物,同一个人,既可以妙手生花,同时也可以做出十恶不赦的事情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因为这种人性的复杂,才诞生了艺术。”

坡集新闻(atur.com.cn)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