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综艺新闻 > 正文

专访|郑恺:和好导演合作会给演员上发条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10-04 16:01:31

 拍完《长城》,张艺谋就预定了郑恺。他让郑恺预留下一部戏的档期,但没有透露过是个什么角色。郑恺先前的影视形象基本都是轻松的都市爱情喜剧,运筹帷幄的君王,和印象里的他相去甚远。为什么选了他?郑恺说自己到现在也不知道。

 

最初关于替身的故事里,沛良的戏份不重,台词也不多,在一次次的剧本围读和排练中,这个人物逐渐加码,丰富起来,成为和邓超、孙俪等角色相互制衡、互相利用的大人物。

 

张艺谋在《影》中给每个人物都设置了多面性,两个身材迥异的邓超是字面上的片名阐释,而郑恺的角色沛良没有分身,要在一个角色身上诠释从懦弱到野心,从恐惧到阴狠的多重面相。

 

入行以来,这是郑恺遇到的最具有挑战的角色。他说自己许久没有这样演戏,每天都为第二天的戏做大量的案头工作,想到的条条道道都认真做好笔记,把人物小传和心路历程反反复复咀嚼了一遍又一遍。“好像回到读书的时期一样。”

 

“和好的导演合作,就像给演员上了发条。”郑恺这样形容此次和张艺谋的合作,因为各个部门全力以赴地付出,身为演员也就不敢有有丝毫怠慢,生怕对不起整个团队的努力。

 

演君王不必程式化地“端着”,人物集中体现中华文化素养

 

澎湃新闻:沛良这个角色是怎么找到你的?

 

郑恺:导演拍完《长城》之后就找我了,说后面有个项目,把时间留一下。我是在临开拍之前的几个月才知道演这个角色。在拍之前一起读过剧本,拍的时候也加了很多东西,原来最早的时候这个角色也没那么丰富。导演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会给每个演员加很多东西。

 

澎湃新闻:怎么理解这次《影》中你所饰演的沛良这个人物?

 

郑恺:在戏里,他的职业是个君王,和邓超演的子虞在戏里有一系列勾心斗角、互相利用、互相帮衬的关系。其实尔虞我诈挺有戏剧冲突的一个人物,张力也很大。同时他有自己的心事,有自己的阴影。这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阴暗面。

 

澎湃新闻:你之前也没有演过类似的角色,演君王需要挖掘自己比较霸气的一面吗?

 

郑恺:其实也不必非要演得霸气,刚开始进组的时候,我们也研究过该怎么样去塑造这个角色。传统古装剧里的角色大家看得也比较多,就是比较程式化的表演。一说到君王,就是装模作样,端着演,后来觉得还不如自由一点,又加上我们这个故事其实是架空类型的,没必要去参照具体的历史人物的样子。后来就让自己更放飞一点,自由一点,反而这个戏会出来的更加灵活,不会那么死板。

 

澎湃新闻:这个戏让你多了一项新技能是写书法,现在水平怎么样?

 

郑恺:导演要求说每个演员都要有一技傍身,我就是书法,孙俪就是弹琴,邓超就是身材,所以大家分头行动,对自己这个特技去操练了一番。但是书法这个东西靠一两个月能练成的,它不是一个速成的东西,我也只能学一些皮毛。其实我在戏里不光有书法,还有韵律、诗词、舞蹈,这是很多外国观众看完很喜欢的原因。这个人物身上,不光光是书法一方面的技能有表现,而是整个中国文化的体现。

 

澎湃新闻:一些人说练书法修身养性,你平时给大家的印象比较欢脱,所以有在练书法的过程中感觉自己有点变化吗?

 

郑恺:有一些瞬间是觉得很有感觉的,欣赏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包括用笔、力道、墨的多少很有讲究。每一副写出来都是不一样的,练完之后确实有修身养性的功效。有机会的话,我会在家里布置一个文房四宝,没事拿出来写写,陶冶情操吧。

 

张艺谋拍戏细致到光斑位置,和邓超搭档见招拆招过足瘾

 

澎湃新闻:和张艺谋合作有什么感受?

 

郑恺:没合作之前我会觉得他是一个很强势而且一言九鼎的大导演。合作完之后,你就会觉得他非常开放,非常自由,能够听取,并且采用别人的意见。他的所谓的探索是非常宝贵的,到现在还保持着积极探索的习惯,这在创作上是非常难得的。

 

澎湃新闻:张艺谋这次风格化做得很极致,以至于有些观众都不太接受,你作为演员怎么看待这次的风格化尝试?

 

郑恺:其实在海外宣传的时候,很多的外国媒体也问到了这个问题,为什么张艺谋导演突然画风变了,从《英雄》那么浓墨重彩的画风,变成水墨黑白的样式?其实导演自己是一个极致的人,喜欢尝试新鲜的东西。就像他所说的,现在的电脑科技很发达,想要把场景服装做成黑白的非常容易,但是我们在拍的时候,场景、服装就是黑白的,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不论是打光,还是摄影都很难实现,拍不好就会一片雾蒙蒙。

 

澎湃新闻:这种风格化具体到拍摄上会给演员带来哪些不同的体验?

 

郑恺:对光影都是极其考究的,为了对光有时候演员要等待的时间也会更久。我记得有一场戏光打在我脸上,细到在说话的时候,光斑要刚好把眼睛露出来这样的程度。所以要尽量让自己的感性和理性的配比做得协调一点。

 

澎湃新闻:这次和已经熟到不能再熟的邓超搭档,会觉得一起演电影和一起玩综艺会有一些不同吗?

 

郑恺:我们两个对手戏玩得很开心,真的就是演员之间的交流。我觉得我们都是属于见招拆招型的演员。都不是各演各的,如果那样,就会非常死板。有的时候我自己前一天会给自己设计一些台词、行为和调度,但是到现场演的时候就会发现完全不同,这样的落差会给你造成新鲜感以及新的反应,这就是演员之间互相碰撞的结果。而且我们两个真的就是互相较劲,此消彼长,不存在高低和对错。看电影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戏特别有意思,一会我占据上风,一会是他占据上风,所以好的剧本就是适合演员去玩,才能有更多的可能性。

 

澎湃新闻:所以这一次合作过程中有发现他不一样的地方吗?

 

郑恺:我发现邓超是一个一根筋的男人。他的执着、坚持,努力不懈地去达到自己的标准,我很佩服。尤其是从身材上就很明显地感觉到他的执着,骨瘦嶙峋、非常壮实。有一天身上全都淋着水,湿漉漉地去演戏,为了那个效果和质感,他坚持那么做,他也是很拼的。

 

影视需要沉淀,结果没综艺来得快

 

澎湃新闻:这次演的角色是自己演过的所有角色里面最不像自己的一个吗?

 

郑恺:可以这么说,也看了一些观众的评论,说我这个角色和我以往塑造的角色很不一样。我自己也觉得这是我接到的一个比较特别的角色,特别在他的人物性格,包括整个戏剧张力的表现上,以往大多的戏里没有这么大空间的表现,这次也是感谢导演给了机会去演这个角色。有挑战,有难度,但是演得很过瘾。

 

澎湃新闻:挖掘出了哪些你以前自己没有注意到的新面相吗?

 

郑恺:这种感觉就是当你看到一个既是你,但完全又不像你的一个人出现在银幕上,那种成就感是由心而生的。首先在造型上就做了一些改变,粘上了胡须,戏份上也是不断地求新求变。张艺谋导演这次又做了一个新的创新,不管是影像风格上,还是戏剧张力上,或是每一个人物的塑造,你看完这个电影你会发现每一个人物都非常饱满。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电影的要素。

 

澎湃新闻:这部片子里每个人物有一个影,有自己的面具,你怎么看戴面具这个主题?

 

郑恺:其实我今年自己刚做了一个戏,原本的名字就叫《面具》,英文名叫《Mask》,每个人都有两面性,不存在对与错,就像《影》这个戏里有很多太极法,中国文化里有很多太极、阴阳的呈现,传达的信息就是人都有善与恶,不存在一个绝对善和恶。

 

澎湃新闻:之前的影视剧还是喜剧、时装剧比较多,比较轻松,这次的角色比较沉重、比较苦一点,会觉是一种比较新鲜的体验吗?

 

郑恺:没觉得苦,也就是一种角色的表现吧。作为我来说,我都能演。但是以往大家看我轻松愉快的影视剧比较多,但是不代表我就彻底转变戏路演这种类型的角色,这要根据每种角色不同的性格来调整。

 

澎湃新闻:其实你原来也是科班出身,但是前几年也没有遇到特别好的角色,大家把你当作是一个综艺咖,会不会觉得作为演员有些遗憾或者说耽误? 

 

郑恺:这个东西可遇不可求,不能说我想要什么,它就一定能来。综艺和影视本来就不是一样的。演戏本来就没有那么快,是需要时间的沉淀,从筹备到开拍,再到成片宣传,最后让大家看到,这个过程也是需要一两年的时间。很多时候我也恳求观众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们沉下心来去塑造一些角色。大家最后会看到的,只是没有综艺来得那么快。

 

澎湃新闻: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遇到有力量的角色,甚至被一些观众定位为专拍“烂片”,在心态上面会着急吗?

 

郑恺:我觉得一方面也是观众对演员的认知和定位吧。年轻的时候,你的形象适合演哪一类的角色,慢慢随着自己的成长,也可以学着接受一些改变。另一个方面就是市场因素决定的。市场能够给我们的角色有限,不是说我们想演什么就演什么,随着市场的发展,能够发挥的角色和题材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的时候,我可以塑造的角色也会越来越多。我也没想那么多。我想到就是接到一个角色好好地去演,去塑造。

 
坡集新闻(atur.com.cn)

条留言  

给我留言